转自 http://money.jrj.com.cn/2016/03/07080120651395.shtml

直觉告诉我们:财富是劳动创造出来的。但是在背后驱使人们劳动的,则是贸易及其带来的利润。如果没有贸易,劳动的意义就只在满足生存,而财富是不会产生的。所以从本质上而言,是贸易创造了财富,而不是劳动本身。

一直有这么一种说法:财富是汗滴禾下土的“劳动人民”创造的,而商人只是附着于“劳动人民”身上的寄生虫,商人是剥削者。

是这样的吗?我们通过明代农村妇女翠莲的故事,看一看。

翠莲是明代中国农村的一个妇女,家中有一台织布机,但是翠莲织完一匹布之后,她就停下来,不再织了,她走出门外,逗孩子玩,晒太阳,和乡亲聊家常,一蹲就是一整天。

为什么翠莲只织了一匹布就不再织了呢?因为翠莲认为:这一匹布,已经足够全家人做一年的衣裳了,明年的布,明年再织。

翠莲这样做是吸取了去年的教训,去年翠莲多织了一匹布,找人借了一头毛驴、驮到集市上去卖,但是她家有布,别人家也有布,所以不好出手,翠莲和她的毛驴驮着那匹布,在集市上转悠了一整天,都卖不出去,最终好歹和别人换了三斤大米,骑着毛驴回到村里,翠莲已经筋疲力尽。又织布又借驴又赶集的,折腾死人,最终所得只有三斤大米,翠莲显然亏了。所以她吸取了教训:以后织布只须织够自家人做一年衣裳就可以了,除此之外再多一寸她也不织。

所以翠莲就在村里晒太阳了,最近不是农忙时节,翠莲也只能在村里晒太阳,她不是不勤快,而是找不到别的事情可做,这种情况,我们叫做劳动力荒置,富余劳动力没能转化成财富。

读到这里你已经忍不住了,你果断驾驶时光机器,穿越到明代农村的现场,你批评翠莲,于是你和翠莲之间有了以下的对话:

你: “你(翠莲)为什么宁愿空闲着也不多织布?”

翠莲: “我织的布已经够我家用了,多织我没有好处!”

你: “你应该再织一百匹布,村里每人都送一匹,普济众生!”

翠莲: (笑)“神经病!”

翠莲为什么说你是神经病呢?因为翠莲是个凡人,她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,你要她织一百匹布送给乡亲,她不是做不到,她是不愿意做,为什么不愿意做?因为这样做对她没有什么经济利益。

你悻悻而归。但是第二天,邻村臭名远扬的、唯利是图的、投机倒把的贩子(生意人)旺财来了,旺财对翠莲说:“你家有织布机,你闲着也是闲着,这样中不?我认识马六甲的客商,我有销路,从今天开始,你尽管织布,我出一两银子收购你织的每一匹布!

翠莲听了旺财的话,就像打了鸡血一样,一头就扎进了织布房,开动手脚,啪啪啪地织起新布了,一匹,两匹,三匹……几天后,旺财果然来收购布匹,然后旺财将这些布匹转售给马六甲客商。

翠莲挣到了白花花的银子,她心里发红了,于是果断购置了新的织布机,然后雇了几个穷乡亲帮忙织布,生意越做越大,后来翠莲为了进一步提供生产率,她和工匠们一起琢磨,发明了“珍妮纺纱机”,刷新了人类织布效率的纪录,财富开始了爆炸式的增长。

翠莲挣钱之后,决心盖新房,于是她委托施工队盖房,施工队接到活很高兴,新房子很快就盖好了,施工队挣钱之后,买了一头猪,杀猪开荤,养猪户卖猪挣了钱,也很高兴,赶紧购置了几头小猪苗,期望今后能卖更多的猪……于是,布有了,房子有了,猪也有了,这些都是凭空创造出来的,它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“财富”。

但这个故事并没有发生在明朝,为什么?因为明朝实施了海禁,禁绝对外贸易,马六甲的客商与旺财联系不上、做不成生意,所以在真实的明朝,翠莲每年只织一匹布,空余时间都在村里晒太阳、逗孩子玩、和乡亲聊家常,翠莲一家也无法发财致富, 最终是布匹没有,房子没有,猪肉也没有,一家穷,家家穷,全社会都穷。

那么这个故事实际上发生在哪里呢?这个故事实际上发生在英国,所以“珍妮纺纱机”是英国人发明的,而不是大明帝国的翠莲发明的,工业革命也发生在大英帝国,而没有发生在大明帝国。

顺便提一下,在真实的明朝,旺财更可能是读书人,而不是生意人,他整天吟诗作对、琴棋书画,梦想有一天中举、做官。大明帝国有无数个这样的旺财,所以中土的乡村只能世世代代贫穷下去。

这个简单易懂的故事,给我们带来这样的思考:翠莲是一个勤劳的人,她为什么不能致富?她为什么宁愿空闲着晒太阳也不织布?答案呼之欲出:因为没有商业,因为没有市场,因为没有贸易。

所以我们从翠莲的故事中明白到:原来一个人、一个民族是否勤劳,对他们能否致富,其实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,一个人、一个民族能否致富,关键不在于他们是否勤劳,而关键在于是否存在一个容许自由贸易的商品市场,只要存在一个容人致富的市场,那么再懒的人她也能变得勤快起来,而一旦市场消失了,无利可图了,那么再勤快的人,她也选择晒太阳,最终财富就无法生产出来。

进一步,在翠莲和旺财的故事里,远销马六甲的布匹是翠莲生产出来的还是旺财生产出来的?凭直觉去看,布匹是翠莲一手一脚织出来的,但如果说这些布匹(财富)的产生仅仅是翠莲的功劳,那么就无法解释这个:为什么在旺财出现之前,翠莲选择晒太阳?

所以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:在这个财富故事中,旺财才是关键。翠莲生产了大量的布匹远销马六甲,可功劳最大的不是翠莲,而是旺财。如果没有旺财,翠莲宁愿逗孩子晒太阳也不织布,翠莲之所以进房织布,是因为旺财给她带来了生意。没有旺财,就没有布匹。没有翠莲反而不要紧,因为旺财可以很容易找到别的供应商。

道理说到这里,许多读者当可恍然大悟。凭直觉去看,财富是汗滴禾下土的“劳动人民”创造的,但深层原因是商人刺激了“劳动人民”、是商人解放了“劳动人民”的生产力。说的更明白些:财富从本质上而言并不是由劳动创造出来的,而是由贸易创造出来的。

记得我们经常从报纸上读到这样的新闻:瓜农种的西瓜滞销、烂在地里。这些瓜就不是财富,为什么?因为它没有卖出去,没有卖出去,这些瓜就不能叫做财富。瓜你是种出来了,但它不是财富,而是垃圾。没有贸易就没有财富。只有在贸易当中,才能实现财富。

翠莲的故事所阐明的道理适用于各行各业:泰国农民种植的大米远远超出泰国人所需,东莞生产的手机也远远超出中国人所需,广州制造的衣裳也远远超出中国人所需……这些财富之所以创造出来,不是因为人民勤劳,而是因为自由贸易的繁荣、因为商人的手脚被解放了。解放了商人,就解放了劳动人民的生产力,懂得这点,你就能明白千百年来我们对商人的种种抹黑和中伤,是有失公道的。

财富其实不是劳动创造出来的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